天主再次俯聽了我的祈禱

郭詠觀醫生 (Dr. Jason Kwok) 

我曾與大家分享過天主俯聽了我的祈禱,醫好了我的陳年膝患,現在,我和大家再分享,天主再 次俯聽了我的祈禱,幫我醫好了一名患有嚴重精神病的人,病人也認為這是一項奇跡,並同意將 她的病情轉述,亞肋路亞!感謝天主,讚美天主!  

病人現年只有三十多歲,看了我已有多年,只是間中而不是定時來看病,初時還沒有明顯精神病 的病癥,在 2006 年的一次例行身體檢查時,她告訴我她曾因精神有問題而住過醫院,但她不知道 究竟患上那一種精神病,而我一直都沒有收過醫院的報告,細問之下,她原來曾多次住過醫院, 並一直都到一位精神科醫生處覆診,但她並沒有依照醫生的指示服藥,故病情反覆,我遂立刻轉 介她看另外一位精神科醫生,他診斷出她是患了精神分裂症:一種慢性而嚴重的精神病,若不服 藥,病情會越來越嚴重,但她則覺得自己沒有患病而堅決不肯服藥,醫生也拿她沒有辦法,在幾 次覆診後,他在報告中對我說:『若你能與病人建立良好的關係,你可開藥給她。』哎喲!我的 天!病人連專科醫生的意見都不接受,怎能想像她會聽家庭醫生的話呢?  

自此,病人經常回來覆診,很明顯的是她的思維紊亂,有被逼害的感覺、被人跟蹤、被人下毒、 財物被人偷去…等,並難控制情緒,經常大吵大鬧,曾因在公眾地方叫囂而被警察帶回警署和送 進醫院,她自己也覺得精神恍怫,但她認為是被人下毒的後果,故更不肯服藥,把藥偷偷倒進廁 所內沖走,由於病情持續惡化,她的外籍丈夫和家姑都很擔心,經常打電話給我,尋求我的幫 忙。雖然病人仍然對我有信心,(在當時,我可能是唯一個她可信任的人!)但她不可理喻,經過 多番解釋和輔導,她還是不肯吃藥,甚至當她的媽媽在今年(2008 年)的年中從香港來加拿大探望 她,情況不但沒有改善,反而越來越嚴重,她認為丈夫和母親都是著了魔,不單不聽他們的話、 且害怕他們、遠離他們,她的幻覺越來越厲害,經常聽到怪異的聲音,又嗅到怪異的氣味,還聞 到屍臭,她剛搬家來到新居居住,央求丈夫查看,她的丈夫找來裝修工人,把屋子檢查得很徹底 和重新裝修,她還是聞到屍臭的氣味,於是報警,警察來到檢查後,當然找不到什麼根由來。她 的媽媽非常擔心,但初到貴境,對加拿大的情況完全陌生,加上她不懂英語,甚至不能與女婿溝 通,求助無門,只好帶著患了嚴重精神病的女兒找我,我見情況惡劣,縱使病人不願意,我也急 召救護車把她送到醫院。加拿大法律保障人權,病人有權拒絕接受檢查和治療,但醫生若認為這 可能危害病人的健康及性命、或危害他人的性命時,可報警強行把他送進醫院接受觀察,為期最 長七十二小時,若病人堅決反對,醫生也不能強迫病人接受檢查和服藥,在三天後,他可以自行 離開醫院。 

不出所料,病人自行出院,她的媽媽致電來說,女兒不肯吃藥,除非是她先吃藥;為了讓女兒吃 藥,她也吃了藥,但她明白這是精神科藥物,不可胡亂服食,於是不再吃藥,她的女兒也跟著停 止吃藥;情況越來越嚴重,病人有暴力的表現,拿起菜刀亂舞,於是,我立刻致電報警,在電話 中將她的病況告訴警察和救護員,再次把她送到醫院去。不到幾天,她又出院啦,她的媽媽帶她 來覆診,經多番解釋和輔導,她還是不肯吃藥,理由是她自覺沒有患病和藥物令她神智不清,於 是,我再轉介她看另一位精神科醫生,這位精神科醫生知道病人情況嚴重,安排立刻看她,並開 了新藥給她,我想:真好,問題解決了!可是,過了幾天,她又回來覆診,說新藥的副作用很厲 害,她抵受不了,於是,又停了藥,我想這只是她不肯吃藥的藉口,故又要大費唇舌,向她解釋 吃藥的重要,但是,言者諄諄、聽者邈藐,完全沒有效果。

疾病不單帶來健康上的問題,也導致家庭和經濟上的問題,她不再信任丈夫,甚至認為丈夫逼害 她,夫妻關係日趨惡劣,面臨離婚的危機;她已不能照顧自己,更遑論工作,加上她覺得有人跟 蹤她、和偷入她的家偷她的財物,每天都誠惶誠恐,難以度日。她來覆診,都是她自己駕車的, 有一次,在回家的途中,她竟然認不出回家的路線,打電話向我求助,我叫她駛進油站,向油站 的職員查問,方可安全返回家中。她的媽媽剛從香港來到加拿大,眼見女兒患上這樣嚴重的精神 病,心痛不已,但人生路不熟,又不懂英語,甚至不能與女婿溝通,求救無門,我為她們安排與 華裔社工聯絡,但她們居住的地方不在大多倫多、不在他們的服務範圍內,幾經辛苦,我才聯絡 上一位願意為她們服務的華裔社工,但基於精神病仍是社會禁忌,和礙於『家醜不可外揚』的傳 統觀念,她們沒有與社工會面。她打算把女兒帶回香港和中國醫治,這原是一個很好的計劃,因 為,返回香港和中國後,大家同聲同氣,容易溝通,而病人的一位表哥是在中國行醫的,可是, 病人仍然深愛她的丈夫,不想離開,幾經相量仍堅決不肯離開加拿大,媽媽想靜悄悄買了機票, 然後帶她回港,我不同意,因為,如果病人不合作,很難把她帶上飛機,我向一位在飛機上當保 安的朋友查詢,他說若有人在飛機上擾亂治安,他們會把他扣上手銬,然後鎖在密室內,這對她 肯定不好,尤其增加她對別人的不信任,她媽媽在一次帶她回來覆診時,在我診所附近的旅行社 幫她買了飛機票,但給她知道了,在我的診所內大吵大鬧,一定要媽媽退票,媽媽在無可奈何的 情況下,唯有把飛機票退回給旅行社,但她受了這麼大的壓力和委屈,精神也陷入快要崩潰的狀 況。 

我自己也承受了很大的壓力,能做到的我已做了:轉介她看過兩位精神科醫生(包括一位華裔精神 科醫生)、耐心輔導和向她解釋服藥的重要、在危急的狀況時電召救護車把她送到醫院去、給她安 排見社工等,但由於她自己不肯接受治療而令到病情惡化,我真擔心她會做出危害自己或他人的 行為,每天都留意電視和報章的報導,看看有沒有精神病人自殺或傷害他人的新聞,使到我自己 也寢食不安,擔心母女二人的健康和安全。 

有了上次天主俯聽我的祈禱、醫好了我的陳年膝患的經驗,在此束手無策的情況下,我又向天主 祈禱,求祂憐憫這對母女,讓她們擺脫心魔的纏擾,好好過活,並能藉此而讚美和感謝天主。天 主仁慈,俯聽了我的祈禱,從天上聖殿伸出雙手,降福這對共患難的母女,在不足一個星期,她 的情況突然急轉過來,居然自行按指示服藥,通常在吃藥後需要幾個星期才見療效,但她的病情 卻很快就受到控制,她還帶媽媽先到滿地可三天遊、又到溫哥華七天遊,回來後到我的診所覆診 時,情緒穩定、態度親切、思維清晰,並已買了機票陪媽媽回香港,她在香港逗留了三個星期後 回加拿大,並定期到精神科醫生處覆診,她每天按時服藥,及每三個星期回我的診所覆診和接受 肌肉注射,現在她覆診時都是由丈夫陪伴,夫妻關係水乳交融、如膠如漆,並正計劃生孩子,她 現在有正當的工作和固定的收入,在經過了多年病魔的折騰,她終於醒覺需要接受治療,雖然現 在她每天還需吃藥,但人已回復正常,過著一個正常人所過的家庭和社交生活 

這件事給了我很大的啟示:病人不認為自己有病、堅決拒絕接受醫生的治療,導致病情惡化,甚 至危害自己和家人的健康和可能喪失寶貴的生命;同樣,很多人都不認為自己有罪、堅決拒絕接 受天主的救恩,導致泥足深陷,不能獲享永恆的生命。病人一下子的覺悟,承認自己是病人,信 任醫生,接受了醫生悉心的治療,病就受到控制,過常人的生活;同樣,世人只要醒悟,明白自 己是罪人,懺悔己罪,倚賴天主,接受天主豐厚的恩寵,就可以與天主修和,過聖善的生活! 

事件更令我深深感受自己的有限和無能,雖然我在香港是骨科醫生,但對人腦的結構和功能素有 興趣,尤其對睡眠和做夢做過一番研究,來到加拿大,為了盡快考獲行醫執照,放棄了要接受再 培訓五年的骨科、而轉為只需再培訓兩年的家庭科,在這兩年的訓練中,由於自知在香港接受精

神科的訓練不足,故對精神病也下過一番苦功了解和研究,在完成兩年的家庭科醫生訓練時,榮 獲附屬多倫多大學醫學院的新寧醫院家庭和社區醫學系頒發『簡度醫生家庭醫學獎』(Dr. Stephen  Kendall Family Medicine Prize),醫術和醫德都受到同行的肯定,但這個病人卻令我縱然施展渾身 解數也無能為力,在苦無良策下,向全能仁慈至善至美的天主求助,祂就立刻俯聽了我的祈求, 彰顯出天主的大能與慈愛,『為人這是不可能的;但為天主,一切都是可能的。』(瑪竇福音 19:26),我也感謝天主讓我作祂的工具,賜予我治病的能力,並讓我在治療病人的同時,可以傳 揚主的福音,並為祂對世人的愛作見證。  

保祿宗徒教導斐理伯人:『你們什麼也不要掛慮,只要在一切事上,以懇求和祈禱,懷著感謝之 心,向上主呈上你們的請求。』(斐理伯書 4:6)耶穌也曾許諾:『你們求,必要給你們』(瑪竇福 音 7:7)及『你們因我的名無論向父求什麼,祂必要賜給你們。』(若望福音 15:16;16:23)我 可以作見證:『上主,尋覓你的人,你必不擯棄。』(聖詠集 9:11),我亦知道:『我一向上主大 聲呼號,他便從聖山上俯聽我。』(聖詠集 3:5)尤其是:『你們當知:上主特愛對祂虔敬的人, 當我呼求上主的時候,他一定俯允。』(聖詠集 4:4),所以,『父啊!我感謝你,因為你俯聽了 我。』(若望福音 11:41)『從此我也全知道,天主常扶助我。我全心倚賴天主,歌頌祂的許 諾。』(聖詠集 56:10-11)『上主,我要全心稱謝你,因你俯聽了我的懇祈,我要在眾神前歌頌 你。』(聖詠集 138:1)  

Teresa 的 見 證 

受訪者:Teresa Chung  

訪問/撰文:郭詠觀  

訪問日期:2022年3月27日  

Teresa是在2007年2月冬天的一個晚上遭遇到一個非常可怕的交通意外,當晚天氣良好,沒有 下雪,交通暢順,車子是由她的丈夫駕駛,她坐在司機旁邊的座位,戴上了安全帶,剛在十字 路口交通燈前停下來,突然『碰』的一聲大響,她還來不及反應,只記得丈夫大叫『撞車了, 抓緊!』她感覺車子被撞前來到十字路口,與剛經過的兩部車子碰撞,車子打圈,她感覺可能 是三個圈才停下來,她還有知覺,但感到非常頭暈,她閉上眼睛,並記得丈夫多次說:『堅持 

,不要閉上眼睛,不要睡覺。』矇矓間,她感覺被人抬出車子,後來得知,原來車子漏油,恐 怕有爆炸的危險,所以,有兩位西人見義勇為將車門打開,將她從座位上拉出,躺在消防水龍 頭旁邊,她依稀記得她是乘坐救護車來到醫院,清醒過來時是躺在醫院急診室的病床上,看見 媽媽坐在床邊,正在誦唸玫瑰經,她不停顫抖、並感覺噁心和嘔吐,她記得有多位醫生看過她 

,為她做了很多檢查,包括電腦素描等,後來獲告知是腦振盪,雖然她仍感覺渾身疼痛,但在 第二天便需要出院回家休養。休養初時,她要戴上頸托和走路時需要使用枴杖,除了疼痛外, 她也感覺雙手無力,不能使用筷子,吃飯時只能使用匙羹和叉子,每個主日她仍返聖堂參與彌 撒,但不能集中精神、聽不懂神父的講道。除了服用止痛藥外,她還接受物理治療、針灸、整 脊治療、按摩等,後來痛楚減少和狀況改善後,她參加水中帶氧運動(aquafit),經過多年,痛 

苦雖有減輕,但仍感覺渾身疼痛,尤其是頸部、背部、臀部等,每當站立和坐下的時間過長或 姿勢不當時,痛楚更覺嚴重。現在,她每天都做伸展運動和遛狗(約一至一個半小時),並且每 個星期都會兩次游泳,每次不停地遊約一千三百公尺。她放了七個多月的病假,現已繼續上班 ,日常的生活都可應付自如。 

Teresa生長在一個天主教家庭,她的外公、外婆和父母親都是虔誠的天主教徒,外公更每天都 誦唸三鐘經和玫瑰經,所以,她在嬰兒時便領了洗,她曾參加主日學,就讀天主教學校,經常 閱讀聖經,她在香港時在紅磡一間聖堂早已認識後來在多倫多中華殉道聖人堂擔任主任司鐸的 梁達材神父。她少時曾夢見一位身穿雪白衣裳、身體發光的女士,逐漸長大後在一次偶然的環 境意識到這位是聖母瑪利亞,加上她的母親將母親自己交託給聖母、而梁神父及與她一起在兒 童歌詠團服務的蕭婷婷也敬奉聖母,所以,她也經常向聖母祈禱和誦唸玫瑰經;此外,她也經 

常誦唸救主耶穌慈悲串經,並於每年的慈悲主日在位於灣景大道(Bayview Avenue)和雪柏大 道東(Sheppard Avenue East)附近的一間聖堂彈琴和唱歌。她在信仰上曾有掙扎,因為在閱讀及 聽聞殉道聖人的故事後,她不敢肯定自己會為耶穌而死,後來得到梁達材神父的解說,他說殉 道的榮冠是天主的恩賜,是天主所揀選,到時聖神自會感動他,這一番話令她釋懷。

回想發生交通意外的一剎那,由於事出突然、毫無心理準備,當時腦袋一片空白,卻懂得向耶 穌求救,心裡想著:耶穌救我,並且想著耶穌受難和受死時連一根骨頭也沒有折斷,她又看見 慈悲救主耶穌的聖像,果然,雖然車禍嚴重,但她真的一根骨頭也沒有折斷,她非常感恩,感 覺得是她平日多唸慈悲串經的神奇效果。 

此外,她很怕水,雖然父親是游泳健將,年青時在香港時曾代表喇沙書院參與校際游泳比賽, 雖經父親親自教導及後來參加游泳班卻未能學識游泳,但受傷後,為了盡快康復,她參加水中 帶氧運動。其實,交通意外受傷對她有一個很大的陰影,原來她的母親在移民加拿大後的一年 半左右(時為1991年)也曾遭遇車禍,她的股骨折斷,需要接受手術治療,此外還有視神經受損 

、導致複視和經常頭暈目眩,所以,她很感恩,得到聖神的助祐,能夠克服怕水的困難,參加 令她加快康復的水療,不單對康復有好處,對整體的健康和唱歌也大有裨益。  

意外前,她曾為中華殉道聖人堂主日晚上八時彌撒歌詠團唱歌及為兒童歌詠團服務,擔任指揮 和琴師,後來因事而離開。由於她的母親患上癌病,她親身感受到母親患病時身體和精神的痛 苦,和她作為照顧者的困難與無奈,於是,在2009年得到了中華殉道聖人堂主任司鐸鄧建衛神 父的首肯,與多位包括醫生、護士、社工、藥劑師等專業人士和聖母軍、讀經員、送聖體員、 維護生命小組組員等熱心教友共同創辦『伴您行癌症病人關顧小組』,為癌病患者和照顧者提 供有用的資訊、輔導、講座、分享等服務,而且每年都舉辦康健資訊日,為大眾提供最新和可 信的醫學知識。她也應鄧神父的邀請,為堂區的義工篩選小組服務及成為送聖體員,同時也帶 領聖約翰救傷隊治療犬(therapy dog)作義工服務。  她更要再次感謝耶穌的恩寵,她曾患上癌病,經家庭醫生轉介看專科醫生,看了專科醫生後遲 遲仍未能排到期動手術,在當年的受難節日,她收到堂區一位喜歡做陶瓷製作的熱心教友的一 份禮物,原來他是參照在耶路撒冷朝聖時見過的一個陶瓷製品做的,是一個患上血漏十二年的 婦女、在久醫無效後趁耶穌走在路上時偷偷摸了祂的衣服而痊癒,她意識到這是天主給她的訊 息,所以很放心,就在幾天後她就得到伴您行癌症病人關顧小組其中一位社工成員的安排,很 快便排到期接受及時和適當的治療而康復了。她鼓勵大家要信仰堅定,並且要時時感恩! 

 2009年伴您行癌症病人關顧小組成立 2012年康健資訊日記者招待會

 2016年金水仙籌款晚宴上頒發感謝狀給金水仙

2017年騎士之夜籌款晚宴與萬錦市長薛家平 (Markham Mayor Scarpitti)

John So 的 見 證

受訪者:John So  

訪問/撰文:郭詠觀  

訪問日期:2022年3月11日  

John是在2008年4月發病,症狀首先是雙手發麻、有針刺的感覺和肌肉跳動,家庭醫生轉介看 腦神經專科醫生(neurologist),做了詳細的檢查包括驗血、神經傳導檢查和肌電圖等後,認為 是患上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Amyotrophic lateral sclerosis、簡稱ALS、俗稱漸凍症),這是  

一種進行性神經系統疾病,可影響大腦和脊髓的神經細胞,導致不能控制肌肉,初始症狀通常 包括肌肉抽搐、肢體無力或言語不清,最終會導致無法控制活動、說話、進食和呼吸所需的肌 肉,這種可致命疾病的病因不明,目前尚無治癒的方法。 

John的症狀很快就惡化至影響四肢不能活動,雖然神志清晰、還未影響到說話、進食、呼吸和 大小便的功能,他需要到醫院接受靜脈注射免疫球蛋白(Intravenous immunoglobulin),剛接受  治療後肌肉活動如常,甚感鼓舞,但療效通常只能維持一個星期左右,所以,每一個星期便要 到士嘉堡慈恩醫院接受治療,由於病情嚴重,腦神經專科醫生再將他轉介到多倫多西區醫院的 腦神經專科門診部,但病情突然惡化,他在6月底直接到多倫多西區醫院的急診室求醫,需要 住院接受更詳細的檢查,包括腰椎穿刺(Lumbar puncture或Spinal tap),最後確診為慢性多元神  經線病變(Chronic Inflammatory Demyelinating Polyneuropathy、簡稱CIDP),這是一種罕見的疾 病,由於外週神經的髓鞘(保護神經纖維的外層脂肪)受到破壞,病情可以長時間出現反覆情況 

,有時徵狀較輕,有時則較嚴重。適當的治療能有效控制病情,約百分之八十的患者能回復正 常的生活,若不接受治療,三份之一病人需要終生使用輪椅。 

獲得確診和醫生的詳細解釋,得知該病通常都能受控,心情大有改善,但仍需定時回多倫多西 區醫院接受靜脈注射免疫球蛋白,每次注射分兩天、每天約五小時,初時是每個星期一次,後 來改為兩星期一次,醫生說要持續接受兩年的治療才可復元,但奇跡地在該年的10月病情突然 好轉,可以站立起來,連主診醫生也感驚奇,說是他所信的『神』經由他們醫生的手顯示神跡 

,但他仍需繼續接受靜脈注射免疫球蛋白,直至2018年12月,改用一種經皮下注射的新藥物, 由醫護人員教導後可自行注射,每星期一次、每次需兩小時,但已不再需要舟車勞頓到老遠的 多倫多西區醫院接受治療,此外,還需定時到專科醫生處覆診。在患病初時四肢無力,只有躺 在床上,生活上的一切都要依賴別人,後來症狀改善,可以坐在輪椅活動,後來更可轉用枴杖 、助步車、手杖等,而到現在,他已不需任何輔助工具而行動自如。 

他出生於一個傳統拜神的家庭,由於他的大哥和二哥都是就讀於天主教學校而領了洗,他也在 兩位哥哥的帶領下在1966年領洗,曾為青年聖母軍服務十年,他的家境曾經富有、可是又經歷 貧窮,所以他在小學就輟學,要做童工、兼讀夜校,到家境稍為好轉才轉讀日校,工作是與電 影業有關,工作時間長且經常日夜顛倒,所以,未能定時參與主日彌撒,更沒空參與堂區和善 會活動。  

他們一家在1992年移民來到多倫多,首先在密西沙加開了一間超級市場作投資,可是生意不如 理想而倒閉,在短短的半年把老本都蝕光,幸好找到一份在油站工作的職位,由於工作勤勞和 有責任感,經常獲獎,並得到上司的賞識,由他經營管理一間附有洗車場和便利店的油站,生 意興旺、營業額保持上升,所以能騰出較多時間參與主日彌撒,他又應當時中華殉道聖人堂主 人司鐸梁達才神父的邀請,讓幼女參加兒童合唱團和童軍,而他也與她一起參與堂區和童軍活 動,由於他彈得一手好『結他』,經常在童軍活動和靈修節目中負責音樂和演奏結他,就在一 切看來順遂之時他卻患上了這個怪病。  

患病後他沒有怨天尤人,只是明白幸福不是必然的,而這次患病是天主對他的另一個考驗,但 天主卻會給予他足夠的力量來應付,他在病床旁邊放了聖經和玫瑰唸珠,有空就讀聖經和誦唸 玫瑰經。他很感激家人不離不棄的照顧,也很感謝教友的探訪和慰問,更感謝已辭世的教友陳 伯每天都到醫院為他送聖體,特別感謝中華殉道聖人堂多位神父,多次不辭勞苦到老遠的多倫 多西區醫院探望他,給了他極大的鼓勵。  

他在患病後已退休,雖然現在還要定時接受治療和覆診,但已行動自如及可以自己駕車,所以 ,他每天(包括主日和平日)都參與彌撒,也養成了每天都閱讀聖經的習慣,並每天輪流誦唸玫 瑰經或慈悲串經,他感覺很開心、而且覺得這是天主的祝福。在新冠疫情大爆發前,他每個星 期都陪同神父到老人院開彌撒和送聖體,疫情期間暫停,希望在疫情受控後再為住院長者服務 。患病後他反省,所有世俗事物都再不重要了,明白一切事都是天主早有安排,所以,不用擔 心、不用牽掛,只要全心依賴天主!  

2012年接受心靈恩泉茶坊的訪問和合唱

2014年童軍領袖避靜 2015年童軍大露營

Kamy 的 見 證

受訪者:Kamy On  

訪問/撰文:郭詠觀  

訪問日期:2022年3月6日  

Kamy是在2010年確診患上乳癌,家庭醫生立即為她安排看專科醫生,動手術、並接受電療和 化療,現已超過十年,定時覆檢,沒有復發的徵象,身體健康。 

原來她有乳癌的家庭病史,她的母親和一位姊姊也曾患有乳癌,所以,她早就有心理準備,隨 身攜帶『計時炸彈』,有很大的心理負擔。在聽到醫生告知她患上乳癌時,她的反應不是如同 很多患者一般的震驚、拒絕承認、憤怒、逃避等,而是『終於輪到我喇』,如釋重負,默默接 受,聽從醫生的建議,接受需要的治療方案,也得到家人和親友的支持,以及心理上的支持, 還有接送往返醫院接受治療等對她都有很大的幫助。  

她出生於一個沒有宗教信仰的家庭,就讀的學校也不是由宗教團體辦學的。她的一家在1995年 移民來到多倫多,在移民來到加拿大的初時接受親人的建議曾參加慕道班,但當時感覺不到聖 神的感召,只上課兩、三個月便中斷了。到了2002年因要搬家,要為兒子轉校而要作出選擇, 讓兒子入讀公立學校或是天主教學校,她曾到不同的學校作比較,還是覺得天主教學校的教學 理念和方針較適合,於是,為了讓兒子能入讀天主教小學,她完成慕道班課程、然後領洗,但 一直以來她只是主日教友,只在星期日參與彌撒,沒有加入任何善會、也不會參加任何堂區或 靈修活動。  

患病後,得到一位天主教徒朋友的熱心幫忙,送給她一些天主教的書籍供她閱讀,又送了一些 聖物給她和教她祈禱、並在每天下午三時誦唸『三鐘經』,當時她就是這樣臨急抱佛腳、並將 聖物當作護身符,祈求天主的護佑、讓她康復,這對她非常有幫助。她又感謝中華殉道聖人堂 伴您行癌症病人關顧小組,她參加該會主辦每個月一次的聚會,內容包括講座、病患者和照顧 者的分享、專業人士的指導和輔導等,都能令她從起初無助的心情懂得如何積極面對,和後來 也曾與人分享她的經歷、鼓勵病患者和為他們帶來正能量。  

患病其間她享有病假,所以有更多時間反省,更能親近天主和認識天主,由於她的丈夫是哥倫 布騎士,所以,當中華殉道聖人堂的騎士會於2015年開辦合唱團時便與丈夫一起參加,並在多 個堂區的活動上獻唱,騎士合唱團的指揮也是主日上午9時30分彌撒歌詠團的指揮,所以,在 一位團員的鼓勵下在2016年加入該歌詠團,正式加入善會為堂區服務。其後也參加了不少靈修

的活動,包括堂區的避靜、基督活力、使徒工作坊等,也在過去兩年的新冠疫情期間,參加了 由香港的恩保德神父舉辦的『研讀救恩史』網上課程。 

患病後她曾多次反省為何會患上乳癌,除了家庭病史外,她回想當時有很大的工作和家庭壓力 ,弄至有情緒問題和焦慮的症狀及失眠,需要求醫和接受藥物治療,這可能是誘發她的癌病的 原因之一。患病時她更能親近和認識天主,改變了她的人生觀和心態,捨棄了昔日對生活的執 著,懂得每件事都不要埋怨、而是積極面對,活在當下,並且經常要保持開朗和感恩的心情, 依靠天主、信賴天主!  

 2014年哥倫布騎士會聚餐 2015年中華殉道聖人堂堂慶  後排:郭詠觀和太太、編輯Eddie Leung和太太 騎士合唱團獻唱助興  前排:Kamy 全家福

2015中華殉道聖人堂嘉年華會 2011年與伴您行癌症病人關顧小組骨幹成員  騎士合唱團獻唱助興 在新時代電視大城小聚節目接受訪問

慈 父 魂 歸 天 國

郭詠觀醫生 (Dr. Jason Kwok)

親友逝亡,我們當然會哀傷,耶穌也為好友拉匝祿的死而心神感傷和流淚(若望福音 11:33-38),
何況亡者是生我育我的父親呢?更何況是他含辛茹苦供我學醫、但我三十多年的行醫經驗也不能
挽救他垂死的生命、或減輕他所受的病痛呢?耶穌於山中聖訓教導真福八端時說:『哀慟的人是
有福的,因為他們要受安慰。』(瑪竇福音 5:4)
我的父親身體一向尚算健康,只因年青時吸煙導致晚年患上慢性支氣管炎,一直以來,他都是過
著獨立自由的生活,並喜好運動,尤其是游泳,自誇『水上張三丰』,與我喜歡耍太極互相輝
映,但他年屆九十歲,已達風燭殘年、油盡燈枯之時日,經不起生、老、病、死自然規律的衝
擊,一病不起,從世俗的眼光來看,這可能是悲哀,但明瞭天主一直以來、尤其是在他患病兩個
多月來的眷顧和祝福,大家都會為我們讚嘆、和我們一起感恩。
我的父親一向都不信奉宗教,但卻把我送到天主教慈幼會辦學的聖類斯學校讀書,為此,我們要
搬家,從原來居住在九龍旺角搬到香港西營盤,我曾多次與他談論,他都不願細聽,但卻多次陪
同我們參加多倫多天主教中華殉道聖人堂的堂區聚餐和其它活動,與多位神父都曾結緣,天主慈
悲,在他病危時,用我們的口作工具,再次向他召喚,他竟毫不猶疑,不加思量,一口答應,就
在接受緊急大手術的那一天,由中華殉道聖人堂的主任司鐸鄧建衛神父到醫院給他施洗!我做夢
也未曾想過他會領洗,但天主不會遺棄任何一個靈魂,在這最後關頭,祂再呼召我的父親,而他
亦作出了一生中最明智的抉擇。
他的受洗,其實是天主巧妙的安排,隨我們移民來到加拿大,他並不喜歡加國的生活,仍留戀著
香港,因為這裏的冬天實在太冷,而地方又太大,但公共交通服務並不理想,他每次外出都要我
們駕車接送,不像在香港時可以自行走路或乘搭巴士、電車、地鐵、小巴和的士等,喜歡到那裏
就往那裏去,他又不想經常麻煩我們,所以在 2006 年當他離開多倫多返回香港時,我以為他永遠
都不會再回加拿大,他於 2008 年重臨多倫多,參加我長子恆達(Hector)的婚禮,原打算飲了喜酒
後便返回香港,但他患上眼疾,在香港醫治會很昂貴,但在加拿大,醫療費用則全由省政府支
付,他要接受共六針為一個療程的眼球注射治療,每個月一針,所以只好逗留在多倫多,渡過嚴
寒的冬季,我們已安排在五月中為他慶祝九十歲大壽,我的妹妹會從洛杉磯、而我的弟弟則從香
港飛來為他祝壽,在壽宴後他會立刻與我的弟弟一同返回香港,就在壽宴前的十天,他病發需要
住院接受手術,若在香港才發病,他會受洗的可能幾乎是零。
世俗人所期望的神跡並沒有出現,他不但沒有霍然而癒,反而因嚴重的併發症而導致下半身癱瘓
和大小便失禁,這對任何病人都是很沈重的打擊,對過慣獨立自由生活的他更仿如晴天霹靂,我
真擔心他不能接受這個殘酷的事實,但在聖神的光照下,他不哼一聲,沒有自怨自艾、沒有怨天
尤人、沒有自暴自棄,只是堅強面對、默然承受,每天都很努力運動那雙不聽指揮的腳,從手術
後絲毫不能動彈到臨終前可把雙腿提起,這可說是奇跡了,但他的病況反覆,飽嚐病痛之苦,最
後撒手塵寰,投入天主的懷抱,原來『在愚人看來,他們算是死了,認為他們去世是受了懲罰,
離我們而去,彷彿是歸於泯滅;其實,他們是處於安寧中;雖然在人看來,他們是受了苦,其
實,卻充滿著永生的希望。他們受了些許的痛苦,並要蒙受絕大的恩惠,因為天主試驗了他們,
發覺他們配作自己的人,他試練了他們,好像爐中的黃金,悅納了他們,有如全燔祭。』(智慧篇
3:2-7)然後,『他要拭去他們眼上的一切淚痕;以後再也沒有死亡,再也沒有悲傷,沒有哀號,沒

有苦楚,因為先前的都已過去了。』(默示錄 21:4)靈魂的潔淨和救贖及在天堂得與天主永遠在一
起和得享永生的福樂遠比在塵世的健康和長壽重要。全能、仁慈、至善、至美的天父一定已把我
的父親接回天鄉,參與天上永恆、完美無缺、永遠福樂的羔羊婚宴。
只要信,天主的恩寵便會源源不斷,我的爸爸受洗時,由於他正等待接受手術,不能進食,所以
沒有領受基督聖體;手術後,他一直都不能離開醫院,故未有參與彌撒,而他入住的多倫多全科
醫院離中華殉道聖人堂很遠,神父和送聖體員都不可能長途跋踄為他送聖體;徵得鄧神父的特別
批准,我於每個主日都送聖體給他,送聖體前我會為他解讀當天的彌撒經文,兒子專為父親宣讀
天主聖言,並為他派送基督聖體,這是何等恩寵,不是每對父子都有這份福氣,而這段時間是我
們一生中關係最密切的時刻;我的太太淑嫺(Cindy),人如其名,平時照顧他的起居飲食,無微不
至,當他患病住院時,由於我仍需要上班和服務社區,不能每一天都探望他,但我的太太卻不辭
勞苦,不畏風雨,不理路途遙遠,每天都到醫院探望他,煲粥或買外賣給他吃,並安慰和鼓勵
他,她自己的父母親於我們移民後在香港辭世時,她尚未能侍奉病榻前,但卻能為家翁克盡孝
道,這也是他倆的福氣;最後,他的踰越彌撒是由中華殉道聖人堂現任主任司鐸鄧建衛神父和助
理司鐸尹雅白神父和李志雄神父及創建中華殉道聖人堂時的主任司鐸湯一煌神父共祭,感謝天
主,祂所賜予的恩寵,遠遠超越我們的期盼和想像。
親愛的父親,我們懷念你!你蒙受天父的慈愛、基督的聖寵和聖神的恩賜,現已返抵天鄉,與天
上諸位聖人和天使並列,請為我們祈禱,願他日我們在天鄉再聚,讓我們同聲讚美和感謝主:
『願光榮歸於父、及子、及聖神,起初如何,今日亦然,直到永遠,亞孟!』

1993 年香港骨科醫學院和香港醫學專 

科學院成立,獲頒授香港骨科醫學院 

院士 和香 港 醫 學 專科 學 院( 骨科) 院 

士,與雙親及兒子在香港大學陸佑堂 

合照 

與 父 母 弟 妹 全 家 福 合 照 與 爸 爸 和 太 太 合 照

天主俯聽了我的祈禱

郭詠觀醫生 (Dr. Jason Kwok)

亞肋路亞!感謝天主,讚美天主,天主俯聽了我的祈禱、治癒了我的陳年腳患。
事緣1983年當我服務於九龍伊利沙伯醫院、代表醫生隊參加一場足球比賽時,右膝受了嚴重的
創傷,我自己是骨科醫生,知道是半月板(meniscus、又稱semi-lunar cartilage)撕裂,理應接受手
術治療,我曾為不少運動員動過這種手術,效果良好,但基於特別原因我並沒有接受手術,只
接受藥物和物理治療,原應只需休養一個月便可康復的傷患,要折騰了整整六個月才讓我再次
馳騁球場。之後,腳患偶有發作,通常是當右腳是重心腳而右膝扭動時,多數是稍微感覺右膝
有點痠痛,但很快便會沒事,對運動沒有影響,已十多年沒有復發,我以為已經康復了。
2007年10月有一天,由於要避開地上的一條電線,右腳於著地時擺了一下,突然,click的一聲
響,右膝一痠、不能受力、不能走路,必須立刻坐下來,右膝疼痛且不能伸直,伴有噁心作悶
,比初次受傷時還要難受,幸好自己是骨科醫生,能診斷出是舊患復發,撕裂了的半月板擱在
骨骼之間,只好自行把腿扭動,幾經辛苦才把擱在骨頭之間的半月板移回原位,可以站立和走
路,自此,舊患經常發作,在一個月內共復發了八次,每次都是在漫不經心的情況下發生的,
最嚴重的一次是睡覺時在床上把腿一伸,它又復發,要忍著痛楚把脫了位的半月板移回原位,
走路時要拿著手杖,參與教會舉辦的遊行時亦要一拐一拐而行,心想,莫非從此不能再做運動
、或是經過了二十多年還是要接受當初不願接受的手術。
在參與一次彌撒、於奉獻時心中冒起普世博愛運動主題曲『獻上』的歌詞:『歡欣痛苦及成敗
,在基督內呈奉』,雖然我右膝的痛楚與耶穌被釘死在十字架上的苦難不可相提並論,但我也
把痛苦向天主奉上,誠心向祂祈禱,祈求天主按祂的聖意消除我的痛苦,使我能更好事奉祂,
耶穌曾許諾:『你們求,必要給你們』(瑪竇福音7:7)和『你們因我的名無論向父求什麼,祂
必要賜給你們。』(若望福音15:16;16:23)就在祈禱時,突然間心靈感覺得很平和、右膝有
很舒服、有如新的感覺,頓時覺得與天主契合,雖然只是一剎那的光景,但已感受到天主的慈
愛,區區一介受造物,得蒙造物主的厚愛,感覺心懷開朗,非筆墨所能形容,決心繼續改過遷
善,追隨耶穌、肖似基督、接近天主,憑藉天主賜與的才華和技能為主作證,宣揚主的福音,
以光榮及顯揚天主。為了確實證明我的膝患已除,我照了磁力共振素描(MRI),結果是右膝完
全正常、沒有異樣,感謝天主!
我可以繼續做運動,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喜歡耍太極,現在耍太極時,揮拳撥扇、舞刀弄劍,
翻騰跳躍,沒有絲毫的顧忌。我不是鼓勵大家有病時不看醫生,而是在信賴醫生的同時,也把
自己交託給天主。
『父啊!我感謝你,因為你俯聽了我。』(若望福音11:41)『從此我也全知道,天主常扶助我
。我全心倚賴天主,歌頌祂的許諾。』(聖詠集56:10-11)『上主,我要全心稱謝你,因為你俯
聽了我的懇祈。我要在眾神前歌頌你。』(聖詠集138:1)『我必要時時讚美上主,對他的讚頌
常在我口。』(聖詠集34:2)『請你們同我一起讚揚上主,讓我們齊聲頌揚他的名字。』(聖詠集34:4)

我(郭詠觀醫生)的改造皈依

亞肋路亞!讚美天主!感謝天主!2007 年的復活節(4 月 8 日)是我重生的大日子,我在當天領
洗,承蒙天主的寵愛,與天主重修關係,成為天主的兒子。
有人出於好奇心的驅使問我:『你是醫生,為什麼會在這個時候信天主?』問得好!在西方社
會,當你問問題時,若他回答問得好(Good question!),通常是他沒有一個好的答案,甚至可能沒
有答案,但我可以給你一個滿意的答案:天主召叫我!
天主第一次召喚:

母校聖類斯學校

我生長於中國的傳統拜神家庭,在七歲前完全


不認識天主,但我的父母卻把我送到天主教慈
幼會辦學的聖類斯學校(St. Louis School)讀書,
為此,我們需要搬家,從九龍的旺角搬到香港
的西營盤,從小學二年級至大學預科畢業一共
十二年,一直受著天主教的教育方法薰陶,聖
經是必修科目,每逢大節日,我們會被安排到
附近的聖安多尼堂(St. Anthony Church)望彌撒;
參加中學會考時,聖經是必須報考的科目之
一,我考獲『良』級,雖然略遜於部份教徒同
學,但比很多教徒同學的成績還要好,所以對
天主教教理、儀式和聖經略有認識,可是一直
心硬、冥頑不靈,不單躲避天主的呼喚,更經

常質疑天主的存在,不過,天主已將種子悄悄地播種在我的心內。
天主第二次召喚:
在香港大學醫學院求學期間,忙於應付繁重的功課和考試,畢業後則忙於工作和進修,與天主已
完全斷絕了關係。在天主巧妙的安排下,我與在十歲便領了洗的 Cindy 結婚,我們是在位於九龍
太子道的聖德肋撒堂(St. Teresa Church)舉行婚禮,並遵守結婚時許下的承諾,讓兩個兒子在幼年
時受洗。我經常陪伴Cindy參加週日彌撒、聖誕子夜彌撒、受難和復活節彌撒等,但參加彌撒時,
總覺得禮儀繁冗,講道多數都是沈悶枯燥,令人覺得不耐煩,而認識的教徒朋友中,部份對聖經
和教理的認識有限,未能解答我的疑問,所以,又逐漸遠離天主,反而,在尋找人生的意義上,
由於醫學不能提供滿意的答案,於是轉向宗教,但轉向其他宗教,包括基督教、道教、佛教等,
經常質疑天主的存在和祂的作為。
天主第三次召喚:
1995 年移民來到加拿大,定居於多倫多,初時是到天主教中華殉道聖人堂望彌撒,但由於住所離
聖堂較遠,所以改到離家較近的西人聖堂去,Cindy 還參加歌詠團,我經常駕車送她參加彌撒和
歌唱練習,但很少參與,放下她便回家,到時候才接她。移民來到加拿大,由於要考取專業執

照,我從 1995 至 2001 年要參加多個考試和返回醫學院進修及到醫院實習,更沒有騰出時間接觸
及認識天主,其實,不是沒空,而是無心!
上主的安排確是奇妙!2001 年,中華殉道聖人堂的主任司鐸湯神父退休,空缺由從香港調派過來
的梁達材神父(Fr. Peter Leung)接替,梁神父的聲名遠播,Cindy 仰慕梁神父,並想與積極在堂區
內服務的長子恆達(Hector)一齊事奉天主,故重返中華殉道聖人堂,不單參與每週的彌撒,並加入
聖言宣讀組在彌撒中讀經(在香港時她亦有在聖德肋撒堂彌撒中讀經),因而與梁神父逐漸熟落。
我於 1997 年加入第 38 旅成為童軍領袖,2003 年,我是萬錦第 38 旅童軍的小狼團團長而 Cindy
是副團長,在童軍活動的傳統中,在每年 2 月 22 日的一個星期慶祝童軍的創辦人貝登堡勛爵
(Lord Baden-Powell)和他太太的生日(他倆的生日剛好都是 2 月 22 日),慶祝活動其中一個項目是
『聖堂巡遊』(Church Parade),這是一項宗教活動,在聖堂內舉行宗教儀式,童軍旅團可派代表
手持旅旗依次操進聖堂,由於我們旅團所屬的地區沒有組織聖堂巡遊,在徵得梁神父的同意後,
我們帶了年齡介於八至十歲的小狼團員前來中華殉道聖人堂參加彌撒,當日小童軍的表現深得梁
神父的讚許,剛好他又有意在堂區內成立兒童培育小組,於是邀請我們在中華殉道聖人堂的贊助
下成立童軍旅團,那時我正著手在愛靜閣創辦一個新的第 38 童軍旅團,但也樂意幫手多辦一個新
的旅團。2003 年 9 月 7 日,第 333 童軍旅團歷史性的第一次集會在中華殉道聖人堂的地庫聖鮑思
高禮堂舉行,加拿大童軍總會派了多名代表前來祝賀,自此,我經常出入中華殉道聖人堂,與梁
神父和堂區內其他神父、修女和教友們逐漸熟落,並經常參加堂區活動和望彌撒及聽神父講道,
重新接近天主。


2004 年,我們搬家,從北約克搬到萬錦市,新居較接近中
華殉道聖人堂,方便 Cindy 往返聖堂,Cindy 邀請了梁神父
為我們的新居降福,在降福的過程中,梁神父看到一塊擺
在案頭上的牌匾,對我說:『你已得到教宗的祝福,整家
人除了你都受了洗,你為什麼還在聖教會門前徘徊呢?』
那塊降福狀是我在香港行醫時,一名肢體患有嚴重殘障的
病人凌潤開到梵諦岡朝聖時請來送給我的,梁神父的一句
話就如醍壺灌頂、當頭棒喝,喚醒了這隻迷途的羔羊,過
了不久,劉素琴修女(Sr. Josephine Liu)對我說:『我昨天夢
到你不單領了洗,並且還作了光榮天主的事。』
我是醫生,醫學訓練注重論證和數據,現今醫學尤其著重
科學證據(evidence-based medicine),所以,我祈求天主顯
示證據使我信服。耶穌曾說:『因為你看見了我,才相信
嗎?那些沒有看見而相信的,才是有福的。』(若 20:
29),但祂亦明白『除非你們看到神跡和奇事,你們總是不 與『生命鬥士』凌潤開合攝 (06 年 12 月)
信。』(若 4:48),所以祂依然施行神跡。2006 年,梁神父在多倫多服務五年的任期屆滿,香港
教區要召他返回香港,本地教友極力挽留梁神父繼續為堂區服務,雖經堂區教友多翻奔波遊說仍
沒有轉機,梁神父離開多倫多看來已成定局,我向天主祈禱,要我信主,就讓梁神父逗留吧,現
在回想起來,也覺得當時真斗膽,居然和天主講數!天主憐憫,在人是不能的,但在天主卻是沒
有不能的,果然,不出幾天,有消息從香港傳來,梁神父可留任一年,我即時歡喜若狂,衷心讚
美天主,並不敢再次試探天主 1 我的上主。
領洗前,要先了解天主教教理,但我實在太忙,沒有時間和耐性上為期一年半的慕道班,在遲疑
之間,天主又再次召叫,當我在電視觀看一場世界盃足球比賽時,手指在不知不覺間按了遙控

器,電視畫面出現了一位正在講道的神父,他正引述耶肋米亞先知書(29:12-13):『那時,你們
呼求我,前來懇求我,我必俯聽,尋找我,必找到我,因為你們是全心尋找我。』
喜獲良師:
我再不敢怠慢,立刻打聽有什麼途徑可以盡快學習天主教教理,原來在堂區內有一位很熱心的教
友盧建全(Edmond Lo),他是會計師,用了多年時間於工餘修讀神學,修畢神學碩士後在堂區內傳
道,是慕道班的導師,並開辦『慕道再慕道』課程,向教友講解聖經和聖教會的教訓,他的講課
已錄音,並上載到中華殉道聖人堂的網頁上,我上網把課程的錄音下載以便慢慢收聽,但一開始
收聽便欲罷不能,急不及待盡快把全部聽完,亞肋路亞!聽了這二十課的錄音,我立時茅塞頓
開,雖然還有許多不明白的地方,但已消除了很多我以前對天主教和羅馬教廷的誤解和偏見。

與慕道班導師盧建全伉儷合攝於加里肋亞海 (07 年 2 月)

於是,我找 Edmond 傾談,對於我原來還未領
洗,他覺得很詫異,因為他留意到我經常在聖堂
出入;他教的慕道班開課了已有一段時間,為了
不需我多等一年才修讀,在徵得梁神父的同意,
他安排了我加入他的慕道班作插班生,但為了彌
補我錯過了的課程,他特意找了一位導師吳翠華
(Agnes Ng)為我作私人補課,Agnes 於移民前在
香港時是教書的,是宗教系主任,她對聖經和教
理有很深入的認識和獨到的見解,她教導概括的
層面闊而深,並包括很多精深的神學道理,肯定
在常規的慕道班裏不會教授,令我獲益良多,亞
肋路亞!她並邀請我參加於 2006 年 10 月 28 日
在多倫多會議中心舉行的『高舉耶穌福傳大會』
(Lift Jesus Higher Rally),一個改變了我一生的集會。會上,首先是一齊誦念玫瑰經,然後是由多
位著名的佈道家作見證和福傳,並有樂隊帶領歌唱頌讚上主的歌曲,載歌載舞,現場氣氛熱鬧、
情緒高漲。會議結束後,有朝拜聖體、聖體巡行和望彌撒,在聖體巡行時,神父手持聖體繞場一
週,並在教友行列中通過,當聖體即將來到我們面前,Agnes 在我耳邊輕聲說:“Open your heart
to Jesus!”(向耶穌打開你的心扉),我閉起雙眼,將心託付給耶穌,立時,感覺一團熱氣從體內上
昇,我張開眼睛,看到聖體已來到我們面前,就在聖體經過我們身畔離開時,熱氣也跟隨在體內
慢慢退下去,我即時沒有告訴 Agnes,但我很清楚知道當時我是清醒的、並不是幻覺或想像。跟
著是望彌撒,到領聖體時,有神父和送聖體員到會場各處派聖體,由於我還未領洗,不能領聖
體、只能接受神父的降福,Agnes 在我耳邊輕聲說:『只有神父才可降福,到神父處接受降福
吧。』但環顧四週,在我們的附近並沒有神父的蹤影,只有幾位送聖體員,但不好意思跑到老遠
有神父派聖體的地方,只好處之泰然,接受送聖體員的降福吧!就在我離開座位時,突然有一位
神父在我們附近出現,我接受了神父的祝福而 Agnes 領了聖體返回座位後她哭起來,原來她在我
們將要離座時祈了禱,祈求天主派遣神父來,而天主立刻回應她的請求,她是受到天主慈愛的感
動喜極而泣,而我則在同一日兩次見證天主發出清晰的訊息,感受到天主的臨在,我心悅誠服
了,亞肋路亞!
在以後的日子,我再不敢懈怠,勤奮學習天主的聖言與福音,並聽取耶穌的教訓,力行耶穌聖
言,每星期日參加 Edmond 的慕道班,星期四或五下班後聽 Agnes 講課,並參加每個月一次由
Edmond 主持的聖經研討班,今年講解『宗徒大事錄』,我邀請 Cindy 一起上課,一齊學習天主的
話語。我又參加每個星期的週日彌撒,並盡量抽空參加平日彌撒,聽了道理後,明白望彌撒是預

嚐天上的『羔羊婚宴』,即如彌撒經文說:
『蒙召來赴聖宴的人是有福的』,亦如已故的
教宗若望保祿二世(Pope John Paul II)所形容:
『天上臨於人間』,現在參加彌撒時,我不再
感到沈悶枯燥,反而是興致勃勃,感覺越來越
濃,心內的火焰燃燒得越來越熾烈,越來越渴
望與耶穌的聖體結合,但礙於教規仍未能領聖
體,只好耐心等待復活節的來臨,一起領受洗
禮、堅振和聖體三件聖事,我後來才知道,縱
然我與 Cindy 是在聖堂舉行婚禮,在法律上雖
是合法夫妻,但不算是聖事,在我領洗的一
剎,我們的婚姻才正式成為聖事,即是說,我
會於同一天領受七件聖事的其中四件。

與吳翠華老師合攝 (2007 年 2 月)


靈魂不斷受洗刷:
感謝天主!在預備和等候領洗的過程中,我的靈魂不斷被天主洗刷和淨化。2007 年 1 月 24 日,
『新約之櫃』(Ark of the New Covenant)在巡迴加拿大各地的聖堂途中安放在 St Justin Martyr
Catholic Church,供教友敬禮,並舉行一個特別彌撒以作紀念。原來的約櫃擺放刻上十誡的約
版、裝過瑪納的金罐和亞郎開花的棍杖,這些物件代表誡命(法律)、神糧和司祭,其實約櫃是聖
母瑪利亞的預象,因為瑪利亞懷了耶穌,而耶穌傳授了愛的誡命、祂建立了聖體聖事,以自己的
血和肉作為滋養我們精神的食糧、而祂就是最終的大司祭;舊的約櫃已經遺失了,下落不明,於
是 重 新 造 了 新 約 之 櫃 , 配 合 於 2008 年 在 魁 北 克 城 舉 行 的 『 國 際 聖 體 會 議 』(International
Eucharistic Congress)。我參加了這個彌撒,彌撒中,神父解釋新約之櫃不單直指聖母,更包括全
體教徒,因為教徒在領受聖體時領受了耶穌,並教誨我們要認識耶穌和作祂的僕人,所以要經常
閱讀和了解聖經,按照耶穌的教導行事和傳揚福音。到領聖體時,我起來排隊接受神父的降福,
剛好我排的那條隊是由梁神父派聖體,原來他被邀請參與共祭,接受梁神父降福後,我返回座位

與代父母潘國榮伉儷合攝 (2007 年 2 月)

跪下祈禱,抬頭剛好望著懸掛在祭台後耶穌被
釘在十字架上的苦像,現在已經很少有聖堂懸
掛耶穌的苦像了,當我專心仰望著被釘在十字
架上的耶穌,默想天主之子降生成人,祂自己
沒有犯過罪,卻為救贖普世人類的罪過而甘願
受難和受死,以自己的血洗淨我們的罪過,內
心突受感動,淚流遍面,懺悔己過,並矢志從
今不再犯罪(我想當時嚇了坐在我身旁的教友
一跳),後來,閱讀德蘭修女(Mother Teresa)
寫的一篇文章,其中說到:『當你凝望耶穌的
苦像時,你就知道耶穌愛你有多深』,我完全
理解和同意修女的意思。

然後,在 2007 年 2 月 17 至 26 日的『隨主足印』聖地朝聖的旅程上,不斷被天主洗刷和淨化,為
於 4 月 8 日復活節領洗做好準備,感謝天主!讚美天主!亞肋路亞!(請參閱另文『隨主足印聖地
朝聖之旅』)
天主巧妙的安排:

回顧與天主再次拉近關係是始於我為由中華殉道聖人堂贊助的第 333 童軍旅團服務,那麼,我又
怎樣成為童軍領袖呢?雖然我自少在香港求學時便想參加童軍活動,但基於種種原因而沒有參
加,移民來到加拿大後才有機會參與,這實在是天主非常巧妙的安排。在探索生命和人生的真諦
時,醫學不能提供滿意的答案,於是轉向宗教,我曾接觸過其他宗教,包括基督教、佛教和道
教,對佛學尤其有較深入的研究,曾自以為是佛教徒。移民來到多倫多,在 1997 年參加一所佛教
圖書館和文物中心的開幕禮時,認識了在場負責維持秩序的第 38 童軍旅團的負責人,他邀請我加
入,自此成為童軍領袖,並因此而於 2003 年為中華殉道聖人堂創辦第 333 童軍旅團,讚嘆天主運
用奇妙的手法,把我這隻迷途的羔羊從歧路上帶回正途,並引領返回祂的羊棧。最近我才知道,
原來早在湯神父任主任司鐸時,他曾允許一個童軍旅團在中華殉道聖人堂集會,但不知為了甚麼
緣故而擱置,否則,我也不會應梁神父的邀請在中華殉道聖人堂創辦童軍旅團,再次讚嘆天主巧
妙的安排!

第 333 童軍旅團成立於 03 年 9 月 7 日

(前排正中是梁達材神父和劉素琴修女;我坐在前排右邊第二個位;Cindy 坐在前排左邊第二個位)
說起迷途的羔羊,曾聽過耶穌的教訓,祂會為了一隻迷途的羔羊而丟下九十九隻羊,先要把牠尋
回,並大事慶祝 (路 15:3-6);又聽過耶穌說的故事,父親會更鐘愛離家出走但後來覺悟回頭的
蕩子 (路 15:11-32),以前曾覺得耶穌非常不公平,但我現在深深感受這個道理,因為我就是這
隻迷途的羔羊、這個回頭的蕩子,感謝和讚美天主無限的慈愛!
催化劑:
在我的改造歸化過程中,有另外兩個因素起了很大的作用,第一是已故的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我
對他的認識並不深, 2002 年我陪伴 Cindy 參加在多倫多登士維公園(Downsview Park)舉行的『世
界青年節』(World Youth Day),是由他主禮的,早一晚還下著傾盆大雨,我們是在清晨摸黑和踏
著泥濘的路抵達會場,在等候他蒞臨的一段時間,天氣忽晴忽雨,突然又會颳起一陣陣烈風,就
在教宗出現時,天色忽然變得晴朗,風也不再颳起來,他的講道令我流下深刻的印象,自此便留
意他的動態和著作,特別欣賞他為聖教會以前犯下的過錯而向全世界道歉的情操和勇氣,和他原
諒把他槍傷的罪犯的寬仁,實踐了耶穌親自教導『天主經』內的教訓:『求你寬恕我們的罪惡,
如同我們寬恕別人一樣』。後來聽了由基斯杜化・懷斯(Christopher West)演繹他的偉大著作『身
體神學』(Theology Of The Body),更要感謝他,冒著犯天下的大諱,講解天主教對『性』的看法
及對婚姻和避孕所堅持的立場,還包括很多深奧的神學道理,大開眼界並深表佩服;晚年時,縱
然由於健康問題而走路不靈活,但他仍不畏艱辛,千里迢迢到世界各地傳揚福音,垂死時,雖然
口不能言,仍然堅持為信眾降福,最後,他離世時死得有尊嚴,得到全球天主教徒和非教徒的讚
賞和尊敬,巧合地他安息於主懷之日正好是我的生日。

第二是丹・布朗(Dan Brown)所寫的一本書《達文西密碼》(Da Vinci Code)的面世,這本書在信仰
基督的宗教內掀起很大的波濤,不少信德薄弱的教徒因而受到很大的的衝擊和困擾、甚至離開教
會,我看這本書時還未決意回歸天主,只覺得這本書娛樂性豐富,棒打權威(羅馬天主教廷)得很
過癮,但感謝注重數據與論證的醫學訓練,我查看歷史和資料,發覺這本書滿紙荒唐語,全部都
是謬論,但搜集到的資料卻令我對早期教會有更深入的認識,讚美和感謝天主,祂可以把一些看
來是邪惡的事轉化為美好的事。
與事業的衝突:
曾有人問我:『當你歸信天主時,是否正值人生的低潮呢?』剛好相反,當天主召叫時,我正處
於事業的高峰,參與許多社區服務,獲獎不少。天主慈悲,看見我泥足深陷,越踏越深,所以急
切的召喚,免我墮入永不超生的境地。除了不信主外,我還犯下甚麼彌天大罪呢?在香港,我是
骨科醫生,專替病人駁骨續筋、止痛療傷,是多間球會的隊醫,曾獲球會和病人贈以刻上『球員
救星』、『再世華佗』、『恩同再造』等紀念牌匾,沒有因工作而犯下滔天大罪;移民來到加拿
大,由於加拿大政府不直接承認我的學歷,要經過多重考試和再接受艱辛的訓練,才可在加拿大
行醫,如要做骨科醫生,要接受為期五年的駐院訓練,為了不想浪費歲月,所以揀選了只需再受
訓兩年的家庭科醫生,家庭醫生經常會遇到病人要求做人工流產(即墮胎手術)和人工避孕,醫學
訓練只注重向病人解釋治療方法的好處與壞處和介紹其他可供選擇的方法後,由病人自己決定使
用的方法,在加拿大行醫的初期,我還嘗試勸病人不要做墮胎手術,但多數病人在看醫生前心意
已決,很難左右她們的決定,所以後來,我不再浪費時間為她們輔導,而是直接轉介她們到墮胎
診所去,我也記不起曾多少次轉介病人做人工流產;此外,我一向都不覺得人工避孕有何不妥,
所以經常開處方給病人買避孕藥、或轉介病人往專科醫生裝子宮環。聽了天主教教理後,知道轉
介病人做人工流產是幫凶、等同犯了殺人罪,又知道開處方給病人買避孕藥亦是犯了罪,不單是
犯了罪,而是犯了重罪,當我第一次聽到這些道理時,真是嚇得冷汗直流、魂不附體,其實天主
可以重重的懲罰我,但祂是充滿慈愛的,沒有捨棄我,沒有懲罰我,反而多番啟示,令我明白和
體會祂無限的慈愛,真心痛悔,衷心的歸向祂,讚美天主、感謝天主!自此,我不再轉介病人做
人工流產、並耐心勸她們再考慮是否可以選擇不墮胎,感謝天主,我已成功說服幾位打算做人工
流產的孕婦打消這個念頭,繼續懷她們肚內的孩子,救得一條生命就是一條生命,救得一個靈魂
就是一個靈魂;此外,我再也不轉介病人裝子宮環和開處方給她們買避孕藥,而是推廣天主教會
贊成的唯一避孕方法:自然家庭計劃法(Natural Family Planning),由於醫學院在這方面提供的訓
練並不足夠,我要另行參加特備的訓練課程。一向以為,我經常引以自豪的聰明、智慧、學識、
才幹、名譽和地位都是我自己努力和辛勤的成果,但我現在明白在努力辛勤的背後、這全都是天
主賜予的,但願我能好好運用天主賜予的恩寵,作為祂的僕人、成為祂的工具。
領洗:
每位教徒在領洗前都要選擇一個聖名,以這位聖人的言
行作為模範,我選擇了葛斯默(Cosmas),他和孿生兄弟
達彌盎(Damian)是醫生的主保,他們都是殉道聖人,在
天主教中享有崇高的地位,他倆得到天主賦予治病的能
力,但不會以此本領漁利斂財,無論病人是貧是富,他
們都不收取費用,這正契合我行醫的理想,我現正尋找
我的孿生兄弟達彌盎。
在我的改造歸化過程中,我特別感謝我的太太和兩個兒
子的鼓勵和支持,他們都是虔誠的教徒,並熱心為堂區
服務,都是我的好榜樣,在我的領洗儀式上,他們三位 領洗後與梁達材神父合攝

都有直接參與:Cindy 讀經、長子恆達(Hector)是輔祭而幼子恆進(Derek)是歌詠團的團員,讚美天
主!感謝天主!當然還要感謝送了教宗降福狀給我的凌潤開、慕道班的導師盧建全、老師吳翠華
和代父潘國榮(Joseph Poon)的教誨、劉素琴修女的鼓勵和指導和很多熱心教友的祈禱,最重要的
當然是梁達材神父,他在我整個改造皈依中擔當一個不可或缺的角色,感謝天主,是梁神父為我
施洗的!
懇求天主把仍未信主的人之鐵石的心換上血肉的心,打開他們的心扉,讓他們接納你的福音和救
恩,亞肋路亞!

天恩浩瀚施恩典
主愛纏綿譜愛歌

寫於 2007 年復活節

後記(2010 年新年補充):
我現應用醫學專業知識推行維護生命和自然家庭計劃法,包括參與反對加拿大政府立法將安樂死
合法化、反對墮胎、主講自然家庭計劃法的講座等。
我並參與教授慕道班和屬靈培育小組,為充實自己,曾參加由香港教區派來的導師主講的慕道老
師訓練班、由 Edmond 主持的聖經研討班和新的慕道再慕道課程,亦曾修讀多倫多大學的神學課
程,現正修讀由多倫多總教區主辦的『靈修領袖訓練』(Spiritual Leadership Training)課程。
我自覺白白浪費了幾十年的光陰,現要急起直追,與天主建立更親密的關係,和將福音傳遍普天
下,並將研究聖經和教理的心得,寫了多篇文章,與人分享。